当前栏目:新闻资讯

第一章最后的胜利者(15/62)

admin / 2020-06-03 22:42

“开打吧,邪灵,别让我再说一次。”我带着淡淡怒气的声音响起。邪灵深沉的望着我,眼底略带点淡淡的忧伤,最后他拔出剑来。“那么,首先我要先和罪一决胜负,总不能一直让你抢风头下去。”我搔了搔脸,我有抢风头吗?好啦……可能有一点点吧。“随便你。”我看向罪和梵,正巧看见梵被逼到角落,然后被罪一刀两断的模样,看来梵虽然在领军上略胜罪一筹(或者说他比较卑鄙?),但是在单打独斗上似乎就不是罪的对手了,我是不是很残忍啊?在梵快死的时候把他捉回来,让罪再打死他……算了!总比被我打死来的好。砍完了梵,南宫罪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……难不成,他要挑战我?……有意思!我微微笑着,手提了提黑刀,看着南宫罪一步步接近我,要出招了!我心底一紧……“王子,谢谢你。”罪突然说出这句话。“……啊?”我楞在当场,谢我?我把他的同盟都屠杀殆尽了,还谢我?“你给了我和梵公平决斗的机会。”南宫罪眼见我疑惑的神情,忙多加说明。“而这正是我这次参赛的主要原因。”“喔……对了,邪灵说他想先跟你打。”我比了比邪灵。南宫罪闻言,只是笑了笑。“不用了,我想单独一人的我不用在比下去了,何况我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,所以你杀了我吧,王子。”他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忧伤。我也染上了他的感伤气息,我幽幽的说。“好吧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只见一把剑已经穿出了罪的胸膛,而这把剑的的主人正是邪灵……邪灵十分恼火的看着罪,这家伙跟小蓝做上了朋友也就算了,能让小蓝把他扛在肩上那也罢了,现在居然还敢叫小蓝杀他?自己到旁边死一死不就好了!“邪灵,你做什么?”我不满的喊。“罪都说了要我杀他了。”南宫罪有些茫然的看着邪灵怨忿的眼神。“算了,也没关系,王子,等我处理完事情再找你喝一杯……”话再度没说完,一只半透明的箭从我右后方射出,然后稳稳的插在南宫罪的额头上,而罪魁祸首,居冷冷的看着南宫罪,他还算比邪灵有点风度,至少他是听到南宫罪还会回来找王子,才痛下杀手的!看着南宫罪的白光飞走,居和邪灵一起泛起了满足的邪恶笑容,谁叫这个长得有点姿色的臭小子随便接近王子呢!?“你们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啦?”连笑都笑得一模一样,我疑惑的看着这两个屠夫新闻资讯,不过我话一说完新闻资讯,这两个人马上收起笑容新闻资讯,还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。“两个怪人……”我咕哝了两句。我拔出我的黑刀,指向邪灵。“不管如何,现在就是我们再次决战的时候了,邪灵,我很想念你那神出鬼没的细剑啊!”“王子……”小蓝……他该如何把剑挥向他心爱的小蓝呢?原本他打算和南宫罪同归于尽的,这样小蓝就不用杀她的朋友,而自己也不用将剑挥向自己心爱的女孩……虽然这么做对不起暗黑邪皇队的队友!他转头看向队友们,他们正以盼望的眼神等着他拔剑出手,而风无情也早已将软剑拿在手中……风无情你若知道那是你亲生姊姊,你可下得了手?(他会痛宰我这个抢他女人的姊姊,你不用担心……)我等着邪灵拔剑,但他却迟迟没有动作……难道卓哥哥想要让我?我脸一沉,心头很不痛快,我想赢,但是这不是我想要赢的方式,我大吼。“拔剑。”邪灵仍旧是一脸犹豫的看着我,我的怒气更上心头,这算什么?难道我需要别人的放水才会赢吗?我……居突然把手放在我的肩头,他眼神示意我冷静,居走向邪灵,靠在他耳边轻声说。“你如果不想从此失去王子,就得要拔剑,任何放水的行为只会激怒他而已,你和他认识八年了,难道还不明白他的个性?”问题是,小蓝以前不是这样的,在世界游戏中,她总是躲在他身后,总是爱跟他要东西,现在他开始怀念以前小蓝的恶劣行为起来,但现在小蓝真的成长了,现在她总是站在队伍的最前方,总是开怀笑着挥舞刀,也懂得自己努力去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,王子已经不是以前的小蓝了。“我欣赏现在的王子。”却怀念以前的小蓝,邪灵在心底默默想着。邪灵坚定的看向居。“你小心点,就算你现在帮了我,我们还是情敌,等等我还是会宰了你。”居嘴角上扬。“那也是我要说的话。”邪灵终于拔剑,我也满意的挥舞黑刀,两队都开始戒备起来,阿狼大哥更是急忙叫娃娃召唤出骷髅来,然后指挥我们排好队形,我和骷髅站成扇型保护住后方的众人, 广西快3走势图而暗黑邪皇队则是邪灵和风无情在最前方, 广西快3开奖网双方都排好了队形。阿狼大哥叮咛着。“大家注意, 广西快3开奖网站胜负就在双方魔法师各使出大型魔法的时候,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所以,要嘛我们得先使出魔法,不然就得干掉明皇,小龙女,你去跟偷香公子周旋,决不能让他们干掉羽怜,可以的话,就杀了明皇,居你要注意对方的弓箭手,娃娃你尽量躲在后方,维持骷髅的数量和千千万万不能死就是你的任务,最后,王子保护好所有队友是你的责任。”我们大家都对阿狼大哥比出没问题的手势。丑狼观察了一下暗黑邪皇队,确定他们也准备好了以后,他扯下自己的衣角,丢上天,所有人看着那片衣角缓缓落下,落地!双方同时动了。主持人小李在屏息之后爆出声音。“最后的决战终于展开了,非常队对上暗黑邪皇队,到底哪一队会成为冒险队大会的优胜者呢?我们可以看见目前血腥精灵王子正在和黑暗精灵邪灵、人类剑士风无情缠斗,刀光剑影快得简直让小李我都不知从何说起,现在王子正在连砍、接着飞踢,下踢……邪灵也不甘示弱,一个低身回旋躲过王子的踢腿,再来一个z字型的挥剑,险些劈中王子……出现啦,这是王子的绝招吗?天啊,带有火焰的连续刀法,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招式,击中了吗?可惜……只有击中一次,又是一阵刀剑铿然,这场刀与剑的对决到底结果如何呢?再看看风无情的诡谲软剑正在一旁屠杀骷髅,对上八只高等骷髅的风无情也丝毫不落下风,软剑出手的方位匪夷所思,一出手就是要害,骷髅损血的速度让死灵法师是手忙脚乱……等等!大家赶快看看盗贼的争斗,简直是风和风的对决,大家看见了没有,两道人影正不停在会场各处穿梭,时而接近非常队,时常又被逼回暗黑邪皇队的地方,快到小李我根本分不出谁是谁!至于双方魔法师……魔法师是不是在准备大型魔法呢?不是,魔法师正撑起了防护罩,看来双方都拥有远程攻击手的事实让魔法师们不能尽情的施展魔法,新闻资讯魔法师和远程攻击手都僵持住了,看来只能期望前方的战士们分出胜负,或者是盗贼们的暗杀得逞。”原来如此,只能指望战士和盗贼吗?我笑着,我可不能输给小龙女,否则她肯定会用喔呵呵的尖笑来挖苦我,我加快了挥刀的节奏,邪灵看你是否还能这样毫不费力的跟上?我淡淡笑着。“呃……”膝盖突然一阵剧痛,不可能!我明明躲过了邪灵的所有剑招,我低头看去,竟是一枝箭插在我的膝盖上,我抬头往狙击手看去,不出所料,他正以得意的微笑看着我,而且更糟的是,又是几道箭影飞来……我奋力一个翻滚,仍是再中一箭在左肩,疼得我冷汗直流,幸亏阿狼大哥马上帮我补回大部份失去的血量,我才得以勉强站起,这时,我才急忙看向邪灵,以防他趁机挥剑向我……他却愣住还露出不舍的神情……我只有怒视他,还把黑刀在他眼前用力的挥舞两下(打一打还得提醒敌人不要心软,要趁机偷袭我……我看我也是史无前例了!)。邪灵终于心一横眼一狠。“圆华奥义─剑本孤人。”好个怪名字的招式……我当然也是不甘示弱。“看我的,刀啸招狂!”我的刀彷佛有千百把,把把从不同方位砍向邪灵,邪灵的身上马上到处喷血,但是……好个剑本孤人,原来如此,跟我的刀啸招狂不同,邪灵这招式使用刺,而且只有刺一次,却狠狠的刺向要害,可惜我略受到膝伤影响,只微微闪开心脏部位……我的刀距离在邪灵的脖子二十公分处,而他的剑正深深刺进我的右胸,而且剑锋朝向左边的心脏,怎么想好像都是我会死得比较快……话说回来,正撑起防护罩的羽怜和蓄势待发的居完全没料到,对方居然敢撤去防护罩偷袭王子,这摆明是牺牲战术……可恨的是,虽然羽怜马上跟着撤去防护罩,让居狂发箭射向狙击手,狙击手在死前还是发出了几发箭射向王子……居马上看向王子的状况,一看之下,心脏差点没力跳动,幸好他的手马上反射性的射出箭,没注意到居的邪灵冷不防被箭射中额头,他露出惊讶的眼神看向居,然后变成一道白光飞走。我松了口气,一放下心来,右胸的剧痛马上席卷了我,我捂住胸口强忍剧痛,等待着阿狼大哥的治疗咒文念完,我得在对面的明皇还在念大型魔法的时候,宰了他……“呃!”我不敢置信的看着突出胸口的剑,我转头看向剑的主人……死在自己弟弟手下的感觉还真是五味杂陈,风无情你个混蛋,砍死你老姐我的时机还抓的真好呀!“王子……”居肝胆俱裂的大吼,却也只有看着我踏上邪灵的后尘。来不及念完治疗咒语的丑狼,只有马上指挥新战略。“娃娃,挡住风无情。居,干掉魔法师。羽怜……”丑狼转头看向羽怜,原本是要她马上念大型魔法,但羽怜早在看见明皇念起咒文时,就马上念起咒语了。风无情眼见情况不利,他到底是要回去保护明皇,还是上前干掉非常队的魔法师?他只有大吼。“偷香,别在那边玩了,快点回来帮忙啊。”边说边退向明皇,用身体挡住他,手中是狂挥软剑挡掉居的追魂超音箭。偷香公子闻言,却是苦笑,无情以为他喜欢玩啊?他要是没有紧跟着这个快的跟风一样而且会潜地的精灵盗贼,她早就不知道暗杀掉多少暗黑邪皇队里的人了。不过,看来情况是非常不对了,偷香公子马上放弃追击小龙女,目标转向非常队里的其它人。小龙女和偷香公子在羽怜旁边不停的绕着圈子,两人僵持不下,偷香公子知道他无法在小龙女的眼前伤害羽怜,他冷笑一声,脚一蹬倒退滑过数公尺,身体随之一转,手里的匕首轻巧巧的划过娃娃的喉咙,可爱的娃娃继我之后也香消玉损,而原本正要追击风无情的骷髅也碎落一地。“该死!”小龙女一跃,跃到偷香公子跟前,暴怒的她不顾自己的力量比不上偷香公子,忍不住用匕首跟他面对面狂刺狂劈着彼此,只见他们俩之间闪光连连、铿锵声不断……“……雷怒九天。”明皇恶狠狠的喊出最后一句。“……流星雨。”羽怜大嫂只落后两个字念出。顿时天摇地动……“糗了。”两队同时想着。由于死亡后遗症,所以我有点晃头晃脑的踏进比赛会场,站到早就在那的狙击手旁边,正好看见奇观,明皇的闪电汇集成雷电柱,而羽怜大嫂的流星雨用来许愿都许不完,我在会场中寻找众人的踪迹……很可惜,谁都看不见。“该不会又平手了吧!上次还有邪灵和我活着,这次全军覆没?”我静静的等待魔法过去,结果的出现,此时邪灵也来到我旁边默默的看着比赛会场……然后娃娃挂着两行泪,直哭着好痛的来到我旁边抽抽搭搭的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心情越来越紧张起来。主持人小李和观众们一样都引颈盼望着结果出现。“各位观众,现在正是最紧张的时刻,到底暗黑邪皇队和非常队是谁会在冒险队大会上获得最后胜利呢?还是双方都全军覆没吗?啊……魔法渐渐散去了,烟雾中似乎有人影,大家快看看那是哪一方的人?那是、那是……躺在地上的人是风无情,是暗黑邪皇队的人类剑士风无情,虽然他似乎奄奄一息,但是他还是存活下来了,获胜的队伍出现了……”“啊!是无情啊!”我难免有点失望,却也知道这是合理的,毕竟在那杀伤力强大的魔法中,最可能存活的,当然是血量防御高的战士。我转头向邪灵祝贺。“恭喜你们获胜了。”全场观众发狂似的大吼大叫着,小李更是杀猪般叫着。“暗黑邪皇队……暗黑邪皇队胜出了……”一只手出现了!从比赛会场的泥土地上穿出。首先是几个观众目瞪口呆的盯着,接下来,像疾病蔓延般,所有人都望向了那只穿出地面的手……沉默垄罩了全场!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我全身发麻,该不会正值农历七月半……什么东西在作祟吧?不会吧!那个东东也会上网玩游戏?接着另外一只手也穿出了地面,有不少观众受不了恐怖,已经开始尖叫……“呼……幸好我有费尽千辛万苦学会遁地术。”猛地整个身体穿出地面,小龙女拍着身上的灰尘喃喃自语。……我很没形象的张大了嘴,不过比起旁边的暗黑邪皇队成员、观众,还有小李,我的嘴还算张得小了。小龙女终于拍完身上的灰尘,她带着欠扁的笑容走向风无情。“你~好像快死了嘛!”她脸上的绝对是撒旦级的邪恶笑容,笑得千娇百媚,但是你绝对不会想看第二次!小龙女举起匕首却又放下,她脸上的笑容越发欠扁,她轻巧巧的举起小脚,重重的给他往风无情的心窝踩下去,边扭转脚尖还边娇说。“所谓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你说是不是啊?楚留香大侠。”终于,风无情猛吐一口鲜血,然后变成白光飞走……真不知,他到底是被踩死的,还是被气死的?……非常队,获胜!裁判喊出。

  稿件来源:鲁能青训

,,新疆11选5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黑龙江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